沈鹏出席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呼吁通过供给侧改革满足中低收入者健康保障需求

发布时间:2019-05-28 14:04:53????来源:????点击:67

【环球网综合报道】5月25日,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保险之夜分论坛在京召开,来自保险行业内的各位业界学者、商业代表齐聚一堂,深度探讨了保险科技全球化浪潮大趋势下,保险科技发展对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的重大影响。

论坛上,原中国保监会党委副书记、副主席周延礼在开幕致辞中提出,互联网保险的发展要服务于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新技术的应用推动保险产品服务,创新精准扶贫,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保险科技经营发展之路;互联网保险下一阶段,保险科技将成为价值创新的主要动能,科技的提升有助于实现普惠金融。

与此同时,中国银保监会中介监管部主任姜波在论坛中提到,要正视保险科技发展带来的潜在风险,下一步应坚持机构持牌、人员持证等多项原则,完备保险公司中介渠道管理,他透露,互联网保险监管办法也将及时更新,很快会向社会征求意见。

作为本次论坛唯一一位受邀的互联网保险企业代表,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发表了题为“如何通过助推供给侧改革,满足中低收入人群的健康保障”的主旨演讲,沈鹏表示,水滴将借助互联网科技打造更多高性价比的产品,满足下沉市场人群、中老年人群、新生代互联网人群等潜在保民的需求,助推普惠保障社会的加速到来。

值得注意的是,沈鹏的发言和周延礼等嘉宾的发言不谋而合,都希望通过保险供给侧改革,让保险保障服务惠及更多人群。

据悉,旗下拥有水滴保、水滴互助、水滴筹三个主要业务的水滴公司正是诞生于用户保险保障需求大于供给的时代背景下。截至目前,互联网保民达到2.22亿,与8.02亿的网民数量相比,仍存在着近6亿人的增长空间。对此,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在论坛中提到,互联网保险也应该从供给侧发力,通过大数据赋能保险行业,利用互联网的普惠属性,渗透到原来保险公司触及不到的下沉地域和人群,从保险产品、价格、服务、理赔等实现保险全链条的互联网化升级,解决广大投保潜在用户“买不到、买不起”的切实问题,让保险更加普惠。

沈鹏介绍到,水滴保是水滴公司倾力打造的互联网健康险优选平台,与公司的水滴互助、水滴筹共同建立起“事前保障+事后救助”的健康保险保障体系,水滴公司拥有超过2.5亿的独立付费用户数,水滴保与支付宝、微保被媒体并称为互联网保险行业的“流量三保”。基于水滴大数据和智能分析,水滴保建立起更立体、更完善的用户画像,能够精准捕捉用户的需求痛点,更高效的把控风险。

事实上,今年3月,水滴保独家上线国内首款针对60-80周岁老年人的百万医疗险,弥补了该年龄段医疗保险行业的空白;另外,水滴保与横琴人寿合作打造的专门针对农民工群体的一款保险产品也即将上线。水滴保对保险科技的持续探索,有助于突破保险产品同质化的现状,让供给侧改革真正落地。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水滴保已与国内超过50家知名保险机构达成深度合作,推出超过60款高性价比优质保险产品,保障用户突破1000万,其中有90%的用户通过水滴保完成个人首次在线投保,用户复购意愿高达73%。

以下根据沈鹏演讲内容整理:

大家好,很高兴能够作为金融科技的践行者来给大家分享一下水滴公司过去三年里如何通过供给侧改革,满足中低收入人群的健康保障。

我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水滴沈鹏,其实我也是清华经管学院和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校友。2010年1月,我在大四的时候加入了美团,是美团第10号成员,从一线商务人员开始做起,后来担任美团北方大区经理。再后来在美团内部创业,创立了美团外卖,成为美团外卖第一任总经理。2016年4月从美团离开,5月上线了水滴公司的第一款产品“水滴互助”。

水滴互助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网络互助平台,半年前,蚂蚁金服也推出了相似的产品“相互宝”,很高兴越来越多的同伴关注到健康保障领域。水滴互助的所有会员按照既定规则加入社群,互帮互助共同抵御癌症和意外等风险,会员如果不幸患病或遭遇意外可按照“一人患病、众人均摊”的规则获得最高30万元的健康互助金,会员也可自愿选择升级计划,享受更高互助金权益。从水滴互助开始,水滴公司开启了互联网保险保障的尝试,后来又推出了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和互联网健康险优选平台水滴保。

为什么创立水滴?

第一件对我影响很大的事情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因为调皮被电伤了,住院八个多月。当时头部大概有六分之一左右的面积被烧伤,胳膊上、手上也都脱了一层皮。住院期间引起了我很多思考,我当时就在想,生命是短暂的,是宝贵的,我未来会做什么,会让我的人生更有意义。当时我昏迷了20多个小时,醒过来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这种不确定性,让我很有危机感。当时在烧烫科室里,被烫伤和烧伤的人非常惨,让我更深刻地感受到了一个人遭遇了大病之后的痛苦。特别是看到了很多人家庭条件一般,得了大病之后并不能享受与时俱进的医疗方式,甚至很多人看不起病还要借钱继续治病,这是非常痛苦的。从此之后我对医疗保障、医疗技术方面更关注了,这是对我影响最大的经历。

第二件事情是在我做美团外卖的时候,2015年下半年,团队有6500个全职员工,十几万个配送员。团队规模变大之后,我就留意到一个现象,平均每几个星期总有一个同事家里可能会有亲人得了重病或者重伤,经济比较困难无钱医治,或者有配送员遭遇车祸,公司内部会号召员工捐款。号召捐款的人一般都是我,我在公司里经常张罗这件事。这些事情在我眼前高频出现触发了一个想法,能否用互联网科技手段帮助广大人民群众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够得到医疗资金,这件事让我有想法重新创业。

2016年4月,我从美团离职,创立了水滴公司。公司成立之初就有一个使命,用互联网科技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保障亿万家庭。我们希望从医疗资金保障切入,慢慢扩展到医疗服务,用互联网的方式,把美国的凯撒医疗和联合健康发展到中国。

作为后来者,切入一个同行友商们非常有实力的领域,总得找到自己的定位。水滴公司的定位就是沿着我当时的初心做事情。在中国,最需要被保障的其实是中低收入人群,是那些原有保险公司已有产品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尤其支付不起的那部分人,所以,我们优先选择从中国的三四五线城市切入。除了中国人寿、中国人保、泰康等这些相对比较有实力的巨头以外,大部分保险公司在中国下沉城市的覆盖面不够广,并且服务也不够深,但是这部分群体很需要保障,我们觉得这是水滴需要去深挖的市场,应该围绕这些用户来丰富我们的业务,并有效的触达他们。

另外,从年龄上看,一是年轻人群,80后、90后、00后,这些年轻的用户本质上也是需要保障的,特别是人口老龄化越来越明显,80、90后逐渐养家了,他们承担的压力比较大;二是中老年群体,保险公司给他们提供的保障产品不够丰富,因此,年龄两端群体也是我们的潜在用户。

中国的贫困人口群体非常值得关注,卫健委数据显示, 3000多万贫困人口中,其中因病致贫返贫家庭占比40%左右,患大病和慢性病的贫困人口占比20%左右。水滴筹业务的展开也是希望能够帮助这部分群体。大家可能在微信朋友圈都见到过,水滴筹现在不到三年时间,已经帮助了几十万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筹到了超过160亿的治病钱。

做水滴筹,让我们看过了太多的人间疾苦,也感受到了有很多人是没有事前保障的。在中国,有不同的健康险的统计数据,无论是哪个统计口径,健康险的渗透率都是不足10%的,缺口还是很大的。我们刚开始做水滴筹的时候是很拼命的,也很有使命感,一直在努力帮更多治不起病的人筹钱治病。但随着时间推移,我们认为,应该要把更多精力用在提升国民健康保险保障意识上,应该让更多人在健康的时候主动买一份保障,在得病的时候能够得到一笔快速救急钱,水滴互助和水滴保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

我最近一年经常表达类似的心愿,希望“能够把水滴筹做没”。希望让健康险在中国有更高的渗透率,真正让过去买不起保险的人或者是保险产品触达不了的人,能够在健康的时候买一份保障。

相对于传统保险公司,水滴更多的还是关注80后、90后的互联网保民、下沉市场的潜在保民、以及中老年人群,从供给侧反向定制保险产品,并提供相应的服务。过去,这些群体对很多保险公司来说还处于边缘群体,现在,保险公司们也越来越重视这个市场。因为水滴比较早的切入这个市场,触达的用户比较多,现在很多保险公司也和我们达成了合作,来共同打造一些变革性、高性价比的健康险,共同服务好这些用户。

创业之初,我们也有一些思考。首先,作为互联网公司要发挥好自己的长板,利用好自己的技术优势、互联网优势。通过科技赋能,水滴打造出了独有的保险保障场景,把握住用户,通过更多元的服务服务好用户,通过掌握更丰富的用户画像,联合保险公司推出更有性价比的保险产品。其次,我们的购买渠道也有点特别,很多公司做互联网保险优先做APP,但是我们在刚成立的一年多时间里是没有APP的,最开始基于微信公众账号和小程序来服务用户。因为过去几年里,微信和支付宝已经下沉三四五线城市非常深了,并且他们的支付环境也是相对比较稳定的,用户的使用频率比较高,对用户来说是非常便捷的平台,所以我们从这里切入,是希望更加方便用户操作。现在,我们围绕支付宝、微信、APP全面建设我们的生态,最早是在微信上,后来在自己的APP上,现在开始尝试在支付宝上提供相应的服务了。

水滴保不仅是ToC的互联网保险平台和购买保险的入口,同时也在服务B端的保险公司。我们和保险公司共同结合用户画像,为用户提供更有创新性的保险产品。比如今年3月,水滴保联合安心保险独家上线了中国首款针对60-80周岁老年人的百万医疗险。过去很多保险公司一般给中老年提供的医疗健康保险最高到65岁左右,水滴保这款老年医疗险,可以给60到80周岁老人提供服务,弥补了行业的空白。

除了保险产品的供给侧改革,我们在保险服务上也进行了供给侧的改革。水滴保在核保、理赔上建立了全国的网络,利用已有业务工作人员尝试服务一些保险公司。今年年初,水滴保全面实现在线理赔服务,同时上线“一对一专属理赔顾问服务”,可以为用户提供专业性的理赔指导建议。

水滴公司的业务不仅有水滴保、水滴互助和水滴筹,还有更多细分业务。但我们主要的业务是水滴互助和水滴保,主要给用户提供事前保障,而水滴筹提供事后救助,是公司的社会责任板块。我们还做了很多健康管理工具、福利工具,比如水滴步步保,可以用日常的微信步数兑换优惠券,水滴茶馆是健康社区。我们通过业务之间的协同,给用户提供更多元的服务,满足用户不同的健康保障需求。

同时,水滴公司也时刻践行着企业的社会责任,包括一些关注特殊群体的活动。比如2019年春节期间,水滴保联合美团外卖在北京南站开展“Bao你回家”关爱外卖小哥公益特别行动,为外卖小哥免费提供一份爱心午餐和一份春节出行意外险。另外在扶贫方面,2018年初,我们为云南南涧县教职工及学生捐赠意外险;2019年联合太平财险为安徽六安地区贫困人口捐赠百万医疗保险及体验卡等。

归根结底,水滴保希望能够解决用户“买不到和买不起”的切实问题,这也是保险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

在产品上有所变革,让用户有得买。目前,水滴保已经联合50多家保险公司,基于已有用户画像打造一些爆款保险产品。我们和安心保险打造了一款百万医疗险, 30岁左右的年轻人一年的保费只有几百块钱,并且还可以分期按月缴付,每个月只需付几十块钱,但保额最高可达六百万。除了这些以外,水滴保依然还在探索一些更有性价比和竞争力的保险产品。

在渠道上足够下沉,让用户买得着。我们在渠道上和推广上针对下沉城市下了很多工夫,选择了很多下沉市场用户能够看到的渠道去发力,比如在很多三四五线城市农村里都会看到我们的刷墙广告。

性价比上,我们希望让用户放心买。水滴保基于大数据和潜在用户画像,基于精算能力,挑战更有性价比的产品。之前介绍的60到80周岁的老年百万医疗险,曾经有记者朋友问我会不会赔钱。其实,随着生活和医疗条件的提高,只要把定价、风控、成本安排得当,我们认为是可以平衡好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的。但具体怎么样现在也不好说,可能真的会赔钱,但是我们觉得即使赔钱也先把这一步迈出来再说。

水滴公司现在有2200多个全职员工,近1.8万名志愿者服务用户。无论是在线客服体系还是电话客服体系,都力争有更高更快速的响应,提供更全面的服务。水滴公司希望和在座的很多潜在合作伙伴一起努力,从供给侧、产品端发力,借助互联网科技打造出更多有竞争力的产品,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


中国健康产业网??网站备案号  Copyright ? 2015 - 2019 http://www.zgjkcywpt.com/ All Rights Reserved